简单的向往

风儿卷着淡淡的青草香,透着微微的暖意。

一条石子铺就的小路静静地延伸到不遥远的远方,已是阳春三月,路旁的野草虽不是多么的茂密,但却充满着无限生机,争相簇拥着。偶尔几朵野花点缀其中,平添几分静谧。

正所谓,“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张青一下子就陶醉在眼前的景色中了,好一会儿,她才斜着眼看他,嘴角却挂着掩不住的笑意:“顾大少爷,这就是你说的惊喜?”

顾言放一如既往地假装没听出她的嘲讽,伸手理了理她的头发,说:“是啊,不过这只是其中一部分,你向前走就知道咯,嘿嘿。”

张青偏过头,拍开他的手,又白了他一记,轻哼了一声昂首往小路深处走去。顾言放在她身后摸摸鼻子,傻笑着跟了上去。

没走几步,张青就看到了前方不远处的几株柳树,似剪的枝条已经抽出了嫩芽,在微风中摇摆起唯美的弧度。再往前走,就是几株银杏树,小扇子般的叶子堆满了各自的枝头,碧绿碧绿的,让人心情莫名的舒畅。张青贪婪地嗅了嗅,依稀能闻到淡淡的银杏叶的清香。

再之后的还有几种树木,同样都是生机勃勃,不过张青却不能认得出来了,于是她接着走。

前面小路静静地向左折了开去,一排小洋房就这样闯进了视线当中。洋房不大,只有两层,还有一个小小的庭院,整体上显得小巧精致。

这时,顾言放有点兴奋地把张青拉到其中一栋洋房前面,指着洋房路对面的一块泥土地,自豪地说:“看,张青,这个是我扎的,我种的,到了夏天,咱们就可以吃到爽口的黄瓜了,这可比超市的黄瓜好吃!”

这边的小路,一边是精致的小洋房,另一边则是一块一块的泥地,有的泥地已经种上了东西。紧挨着泥地的是一条碧清的人工开凿的小河,或者说小渠道更准确一些。这样淡雅的格局再配上刚刚走过的郁郁葱葱的小道,让久居城市并宅在家里的宅女有一种到了仙境的感觉。

张青顺着顾言放的手看去,只见眼前的这一块土地上,一个不大不小的由竹子扎起来的竹架被竖在那儿,竹架的根部插在泥地里。一些黄瓜的幼苗长在竹架下面,似是刚破土而出没多久,微卷的嫩绿的叶片沾着露珠,而每株幼苗都伸出一两根细细的宛若透明的茎条紧紧地缠绕在竹子根部。

张青蹲了下来,仔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还用手点了点黄瓜的叶子:“原来黄瓜是这么长的啊!我还以为长在树上呢……”

顾言放也凑了过来,习惯性地拉上她的手,另一只手指着竹架,说:“是啊是啊,等到了夏天,这些黄瓜幼苗就会爬满整个架子,到时候满架子都是叶子,还有金黄色的花和你最爱吃黄瓜了,”他又指向另一边,紧挨小河的地方,“那边我还种上了香菜、葱蒜、辣椒之类的。怎么样,你老公我厉害吧?”

张青撇撇嘴掩饰笑意,无奈道:“厉害,厉害行了吧?”旋即又迅速抽出手狠狠拧他的脸:“你啥时候成了我的老公啊?我又没答应嫁给你!哼!”

“哎,哎,疼……”顾言放很没男子气概地讨饶,挣开张青的魔爪,然后立即站起来退后一步,抚慰自己的脸,抱怨道:“真是的,张青你怎么又摧残我娇嫩的脸蛋,都快成奥特曼了!再说了,我怎么不是你的老公啦?你不嫁给我,我就去娶你!怎么着你都是我的人!”

张青脸一红,啐了他一口。她忽然又想起当初这二货跟她表白的场景……

那时还是大一,某天顾言放把她堵在一间没人的自习室内,扭扭捏捏了好一会儿,然后一挺胸对张青说:“那个,这个,张青,我喜欢你,很久了,做我女朋友好么?”

当时张青看着脸通红像是反过来被表白的顾言放,一时愣住了。

顾言放见她不说话,又说到:“我知道有点突然,这样吧,你用肢体语言回答我吧,你点头就是同意,摇头就是不反对,不点头不摇头就是默认。”

当时张青下意识地摇头,然后就听见顾言放高兴的大笑:“哈哈!你答应了!你答应了……”

“……我答应什么了?”张青再次回味了顾言放的话,然后彻底暴走了……

再然后就一直到了现在。

……

张青想着想着脸更红了,不理他的混话,回头又看了看竹架,问他:“你怎么在这儿长东西啊?难道这是你亲戚家?没听你说过啊?”

顾言放见张青终于问到点子上了,连忙虎躯一震,嘿嘿地说到:“这不是我亲戚家,而是我的家,我们以后的家!”他指了指旁边的那栋洋房:“你喜欢么?”

这回张青是真的惊讶了:“我们的家?你是说这房子是你买的?你刚工作哪儿来这么多钱?这边虽然离市中心有点远,但价格应该不低吧?”

说到钱的问题上,顾言放明显有点蔫了,缩缩头,说:“这个这个,我爸妈给了首付的钱……不过,这边房子也不是很贵,这边有点偏,而且那边有条铁路。”他手指向东边,顿了一下,又补了一句:“不过张青你放心,我装修的时候卧室特地选了隔音的材料,不会被吵到的。”

顾言放上前一步,又蹲了下来,拉张青的手,说:“张青,我知道你一直想将来住一个清净空气好的地方,这是我找了好久才找到的,你喜欢不?”

张青征征地看着他,心口划过一丝类似温暖的涓流,甜甜的气息熏得她有些醉了。她伸手再次拧他的脸,痛得他龇牙咧嘴,然后静静地看着他。这个家伙的思想果然够简单呐,脸皮也够厚。想到昨天他明明猜拳赢了却被自己耍赖最后无奈去洗碗而板着一张脸,今天天一亮又厚着脸皮拉她来这儿,说是有惊喜,张青就想笑。她故意平淡地看着顾言放,在他被盯得快发毛的时候,噗嗤一笑,然后搂着他的脖子,轻轻嗅着他的味道。

“当然喜欢啊,顾大少爷,这是我梦寐以求的生活。”

顾言放似乎知道她会这么说,反手抱着她,嗯了一声。脸上露出招牌式的像是傻子般的贱贱的微笑。

春风又悄悄地缠绕过来,太阳也从云层中冒出了头,金色的阳光直直垂下,跌碎在黄瓜叶子上的露珠中。